返回首页   中文版ENGLISH

青年达医|斜杠医生马德东,拥有30余项专利

来源: 信息中心  时间: 2019-06-12 点击人次: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编者按:

      青春是一本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他们那一页里写满“治病救人”,青春年华是他们奠定成长的基石。在今年“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医院宣传统战部全新打造的新闻专栏《青年达医》正式启动,不定期推出长期以来工作在临床一线的模范青年医生,聆听他们与病患之间发生的动人故事,学习他们身上永不言弃的钻研精神,体会他们默默行走在医学道路上的信念与奉献。现医院网站陆续刊登,以飨读者。

     

      马德东是一位斜杠医生。“斜杠青年”一词最早出自《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指的是拥有多重身份,介绍中用斜杠来区分。例如,发明家/创业导师/大学教师/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马德东。

      说到看病经历,不少人的印象是拿着各种化验单,找大夫开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马德东却常对门诊病人说“不”。为了治疗在现有医学条件下难以康复的病人,他研究了30余项专利。

      一件件极具含金量的专利,使马德东成为很多医疗器械厂家眼中的“香饽饽”。或许让许以40%股份仍被婉拒的那家大型器械公司难以想到的是,连他们都没有拿下的马大夫,一名大三学生却做到了。

      工而优则医的发明家

      文质彬彬,眼神清澈,戴眼镜,干净整齐的衬衣配牛仔裤,在山东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很多学生眼中,马德东是标准的“工科男神”。实际上,他们憧憬的职业模板——拥有众多实用专利的发明家——只是马德东的“副业”。

      获授权中国专利30项、国际专利PCT一项、美国发明专利一项,另有4项专利已公告公开的马德东,除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日常工作和山大齐鲁医学院教学之外,还负责部分山大控制学研究生教学和本科生实习,这种医、工跨界在国内很少见。

      这样一位“工科男神”,高中时代就对工科近乎痴迷。高考时,他却顺从了家人的建议学医。“不过后来想想,如果不学医就没有这么多医学工学的结合。”他说,“比如呼吸机的设计,我不需要做具体的底层工作,但我要知道它能够做到什么,才能提要求,实现预期效果。”

      与有创呼吸机相比,患者使用无创呼吸机通常费用更低、并发症更少。但对于严重的低氧血症患者来说,无创呼吸机却可望而不可即。因为针对低氧血症的无创呼吸机功能比较单一,能解决的问题不多。马德东与一家医疗科技公司合作研发了一种无创呼吸机全新的通气模式,拓展了无创呼吸机的应用范围,让更多低氧血症患者能够使用。更让业内人士意外的是,从设计到拿到样机,他们只花了3个月时间。

      当提到他的发明带来的改变时,马德东摆了摆手说:“可能会比之前好一些,能解决一部分患者的问题,不敢说能够完全解决;每一个进步其实都是很小的,一步一步往前走吧。”

      婉拒大公司40%股份的创业导师

      一件件极具含金量的专利,使马德东成为很多医疗器械厂家眼中的“香饽饽”。一般该领域的技术入股比例会控制在30%以下,南方一家大公司给他的一款可以替代无创呼吸机的呼吸面罩却开出技术入股占40%的价码。不过,马德东婉言拒绝了。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大公司没有啃下的这块“硬骨头”,一名大三学生却做到了。

      2014年,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本科二年级学生黄苏婉,到厦门大学交流学习。期间,她加入了学校科创项目,并对创业比赛产生了极大兴趣。回到山大后,小黄开始着手备战“挑战杯”创业竞赛,并把呼吸“神器”列为目标。

      远在天边,近在校园。早在黄苏婉在厦门学习时,马德东发明的基于智能手机的肺功能检测仪就已获批专利。2016年的一个下午,门诊工作已经结束,马德东迎来当天最后一位“病号”——黄苏婉。她手里拿的不是化验单,而是创业项目计划。

      经济学院本科生与医学院研究生导师在诊室里的第一次见面,沟通得很顺利。

      “健谈、儒雅、有想法,控制学和医学背景知识都非常渊博,技术、推广上又都有自己的想法,感觉马教授非常靠谱。”黄苏婉回忆说,对创业比赛的了解和经济学的知识基础,应该是她打动马老师的主要因素。

      对马德东来说,除了黄苏婉的踏实、严谨之外,尘封在心底的一段校园记忆促使他对黄苏婉全力以赴。早在本科学习时,马德东把传统的药物配伍表设计成了机械装置,一举夺得当年“挑战杯”创业竞赛一等奖。这正是“学妹”黄苏婉到门诊来追逐的她2016年的“小目标”。

      要建“抬杠群”的院红老师

      便携、廉价且“互联网+”思维鲜明,这款肺功能检测仪一经问世便受到校方和市场的广泛关注。黄苏婉和她的团队也如愿以偿,在“挑战杯”创业竞赛中荣获金奖。项目还先后获得“互联网+”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银奖等二十余项国家级、省部级荣誉。

      对于闻风而来的几家风投,黄苏婉却不为所动。说到这位“挂错门诊”的“病号”黄苏婉,马德东至今仍感骄傲。

      而在山大齐鲁医学院的学生印象中,黄苏婉的技术顾问马德东是他们不愿错过的“院红”老师。对这里的一众学霸来说,“院红”比“网红”更能吸粉。

      3月28日下午,笑声和掌声频频从山大齐鲁医学院图东教学楼202教室传出。当第五次说出“我再给你们举一个例子”后,马德东追问:“你们愿意听例子吗?”

      “我们不喜欢照着书念的老师,你讲的都喜欢。”坐在第一排的一位男生抢着说。

      下课铃似乎响地格外早。谈兴正浓的马德东低头看了眼手表说:“咱这就算下课了,有事的同学可以离开了。”但是,教室里没有一个学生斜一下身子。

      讲完正题,马德东看着课上时常接话的男生说:“我的一位教授朋友有位同学,在他说每句话之后都会反问‘是吗?不一定吧!’我们可以建一个抬杠群。”

      “他的选修课,我们即使抢不到也要去听。”课后小李同学对记者说。

      除了国内学生的教学,马德东还负责留学生内科和诊断学的部分教学工作。在留学生圈子中,他同样是“院红”,被学生票选为“医学院优秀留学生教师”。一位来自坦桑尼亚的留学生说,马老师不仅讲课风趣易懂,对学生还很有耐心。她曾把校医院给她开的处方拿过来,马老师在详细询问病情后仔细给她讲解了如何用药。

      “开药不痛快”的门诊医生

      这位坦桑尼亚女生并不知道,如果是在齐鲁医院周五的呼吸内科门诊,如果没有提前挂号,而她又没有提早挂号的话,想要获得马德东如此讲解要等多久。

      3月30日一早,齐鲁医院呼吸门诊挤满了人。

      “如果再抽烟的话,吃药也不起作用,快把烟戒了吧。”马德东对患者郭大爷说。走出诊室,郭大爷阴沉着脸:“这大夫,开个药还不痛快!”他掏出口袋里的烟盒攥了一把,递给了陪他看病的女儿。

      有如此经历的并不只是郭大爷。“您停药多长时间了?这次先不要做检查了,再吃一段时间药检查才有意义。”“您的治疗效果不明显,并不是那家医院治疗方案或药物有什么问题。那家医院的大夫,据我了解是不错的,是否转院您再考虑考虑。”“50岁和20岁肯定不一样,您的情况不需要吃药,不要有压力。”此后,马德东又对几位病人说了“不”。

      这天是齐鲁医学院大三学生小于第一次进诊室。中午12:03,他跟马德东道别,离开诊室。从人群中挤出来,他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忙,这都中午了,还有那么多病号需要看。”脱下隔离衣,他回头看了一眼诊室,又像是在重新打量要建抬杠群的马老师。

      12:36,当34号门诊病人走出诊室,上午的门诊宣告结束。整个上午都慢声细语的马德东麻利地换下隔离衣吃过午饭,迎接下午的门诊。

      在很多人眼中,“治未病”似乎成了中医与西医的分水岭。马德东与山东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学院合作,研究济南市典型空气污染物与呼吸系统疾病的危险因素及空间相关性分析,为疾病预防和污染治理提供了依据。

      曾经,许多中药铺的门面上有这样一幅对联:但祈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婉拒40%股份的专利拥有者、会抖包袱的“院红”老师、“开药不痛快”的门诊医生,无论哪个标签下,西医马德东同样在践行着。

青年达医|斜杠医生马德东,还拥有30余项发明专利

      达医名片

      马德东,主任医师,博士后,山东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呼吸分会青年委员、睡眠学组委员,中华医学会结核病分会青年委员,中华预防医学会呼吸病防控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分会睡眠呼吸障碍委员会委员,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医学会医院感染管理分会内科学组副组长。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山东省博士基金及中国博士后特别资助等8项课题,发表SCI文章10篇,累计被引用100余次,获授权中国专利30余项(发明专利6项),获授权美国专利一项。曾获医院疑难危重病例抢救成功奖2项,被评为齐鲁医院优秀教师、医学院优秀留学生教师及齐鲁医院杰出青年人才。

      【来源:宣传统战部 责编:李小诗】

本篇文章共有  共1页  1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