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首页   中文版ENGLISH

爱在左,情在右

来源: 信息中心  时间: 2018-04-24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爱在左,情在右

爱在左,情在右

“面对疾病,所有的恐惧无处释放时,无助的你最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安慰和帮助?”

“生病住院时,你内心期望什么样的照护?”

“当疾病的乌云长期笼罩,面对每日一针又一针的静脉穿刺,这个时候的你又是怎样的心情?”

我想,我问的这几个问题,作为护士的我们不会陌生,我们经常会这么问自己。是的,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每天送走一大批患者,又迎来一大批新患者。对于已经在临床一线工作了一年,两年,甚至几十年的我们来说,这真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对于每一个患者和家属而言,这不是他们的日常,没有人愿意整天待在医院,尤其是对于天真烂漫的孩童!

记得几个月前,我们科收治的一个小病号——十岁大的骨肉瘤患儿晨瑞,化疗后骨髓抑制合并真菌性肺炎。孩子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因车祸离世,只能与母亲相依为命。病魔把他折磨得黯淡无光,化疗后头发基本掉完,苍白的小脸儿上毫无血色,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一天,我上中午班,晨瑞的床头铃响了,我拿着点滴进了病房,晨瑞一如往常的和我打招呼,并吞吞吐吐地对我说:“阿姨,你能听听我唱歌吗?”我说:“当然可以了,宝贝,阿姨特别想听晨瑞唱的歌。”晨瑞拿出手机,打开了那首他唱了无数遍的《天亮了》!

   不要离开 不要伤害

    我看到爸爸妈妈就这么走远

    留下我在这陌生的人世间

    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风险

    我想要紧紧抓住他的手

    妈妈告诉我希望还会有

    看到太阳出来 妈妈笑了 

     天亮了

歌声响起,我哭了,歌词中的每一个字都在反复撞击着我的内心。晨瑞的妈妈更是泣下如雨,只有孩子一个人,苍白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晨瑞是个懂事的孩子,不管多痛,他从不会抱怨。但偏偏就是因为他太懂事,却更让人心疼,瘦骨嶙峋的身体上,几乎很难再找到可以穿刺的地方。有天清晨,我去给晨瑞抽血,孩子突然哭喊着对我说,“阿姨,我不要抽血,再也不要抽血,阿姨我不要。阿姨,我想死!”听到这,我震惊了,一向懂事听话的晨瑞,这怎么了,此刻我万剑穿心般的痛!我强作镇定,微笑的安慰孩子,“宝贝不要怕,阿姨轻轻的,一下就好,阿姨答应你,就一下。”小晨瑞慢慢安静了下来,擦干眼泪,挤出了一个笑脸给我,“阿姨,你来吧!”毅然地伸出满是针眼的小手。此刻,我的心都碎了,如果可以,如果有选择,我宁愿帮他去承受,再也不愿意扎在孩子身上。

很多时候,我常常想,我是不是不适合做儿科护士,看到孩子们遭受着病痛的折磨,自己会特别难受。可是,我喜欢孩子,我爱他们。虽然自己还没有结婚,但是面对孩子的时候,我--就是他们的母亲。夜里总会帮他们盖被子的,是我;看着孩子含着母亲的乳头睡觉时,总是担心他们被憋着的,是我;工作闲暇时,逗他们玩耍的,是我;因为打针哭的昏天暗时而心疼的,也是我。是的,不是每朵浪花都为海滩而来,不是每颗星星都为夜幕而来,不是每次细雨都为麦苗而来,但,我们儿科护士就是为孩子们的健康快乐而来!当孩子们叫我阿姨的那一刻,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候。当孩子们,忘记病痛,绽放出笑容的那一刻,我们的心都化了。

在患儿和家属面前,我们是头戴燕尾帽、身披白衣的天使。而在我们心中,孩子是未来的希望,他们才是我们的天使,精心呵护、陪伴与关爱,帮助他们与病魔斗争,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和使命!

冰心曾经说: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花开,将这一径长途,点缀的花香弥漫,使穿梭拂叶的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落,也不觉悲凉。

宝贝不哭,宝贝不怕,宝贝最棒了,不管怎样,阿姨与你同在!

[作者:张静  来源:儿科七病区]

本篇文章共有  共1页  1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